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江

  打开手机APP,一键预约,上门做饭、洗衣、带娃、美容美甲等各种服务任君挑选,涉及吃穿住行等方方面面。时下,随着人均消费能力及人们对生活质量追求的提升,这种高效率的“懒人经济”越来越受到追捧。

  与此同时,服务水平良莠不齐、场景体验不尽如人意、安全顾虑如影随形等问题,也让一些消费者在选择上门服务时犹疑不决。那么,当前网约上门服务究竟存在哪些问题?如何破解?记者就此走访了北京一些上门服务机构和消费群体。

  “APP上预约家政服务,省时又方便。”北京西城区某互联网公司员工付青青是一位新晋奶妈,平时工作忙还要照看孩子,家里的卫生成了一大烦恼。最近用上家政服务“管家帮”后,让她轻松了不少。

  打开手机“管家帮”APP,页面一目了然。日常保洁、家电清洗和家居保养等服务均有提供,每位服务人员都有公开的评价体系,付款方式是充值支付,价格和线下家政服务价差不多。“传统家政市场,信息不对称。在APP上预约可以根据评价指定选人,过来清洁的阿姨都穿着工作服,自带工具箱,礼貌、专业。”付青青说。

  但是,并不是每一次体验都尽如人意,也有糟心的时候。付青青告诉记者,上个月她在某APP上预约了清理窗户玻璃,被爽约3次后,平台派来一位年轻小伙子,嘴里叼着香烟,衣衫不整,还有体味,擦完玻璃,台面地面上全是垃圾,没有清理就走了,付青青很不满意,最终给了个负面评价。

  网约上门服务作为一种新业态,存在便利等明显优势。但其综合使用率并不高,不少人仍青睐面对面的店面预约。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上门服务水平参差不齐。

  “管家帮”董事长傅彦生告诉记者,目前市场上存在的上门服务公司运营模式不一,有的是实体店发展线上操作,提供售前售后一条龙服务,有完善的用人培养机制和反馈机制。比如“管家帮”的服务人员全部来自自营平台,同时开办培训学校,为工作人员提供职业培训,学员考核合格后,颁发国家认可的培训证书和资质证书。“还有些上门服务公司只是担任中介,既不对服务人员素质把关,也不做业务培训,更不对工作人员的服务负责,导致业内服务标准难以统一。”傅彦生对此表示,消费者很难凭借此类平台提供的照片等信息核实服务人员真实身份、资质、信誉度等,一旦出现对方爽约、服务纠纷等情况,就容易遭遇维权困难。

  李娉是互联网上门服务的重度用户,从让人上门取衣服干洗的“E袋洗”,到上门做饭的“好厨师”,从周末租车到使用同城快送业务,她手机里下载的APP有六七个。

  “在北京,要修鞋、干洗衣服、修手机等,不像老家小县城那样出门就能找到,所以平时和朋友都会互相分享哪个服务更好。”李娉把这些上门服务称为“懒人服务”。

  虽然上门服务大大方便了个人生活,但李娉也认为,并不是所有服务都适合上门,“目前网约上门服务主要分为两类:实物类和服务类,它们最大的区别在于提供产品的最终形态不同。实物类APP主要是物流配送,比如‘饿了么’等各种外卖服务、水果生鲜等配送服务;服务类侧重到家服务,比如各种上门家政服务等”。

  其中,有些服务类上门效果就不是那么理想。李娉说起了自己的经历,今年5月初,她出差一周,累得腰酸背痛,回家后在“你点到家”上预约了推拿。约定的当天,推拿技师穿着专业服装,拎着工具箱上门了,体验过后,李娉决定下次还是要去实体门店消费,“技术、服务都很专业,没有问题。但家里的体验还是跟不上实体店,环境相差得远,没有专业的按摩椅,服务完还要自己打扫清理,麻烦”。

  如何把上门服务做得更贴近实体店的场景,确实是眼下一些网约服务平台面临的问题。为了给用户营造不输实体店的体验,不少公司尽可能提供更加丰富的服务场景。在“你点到家”,有些技师除了会携带实用的足浴盆、敲腿锤、各种药理物品外,还会带着香薰灯、音响等烘托气氛,但这无形中又添加了人力物力成本,也使得上门费用相比实体店更加昂贵。

  此外,上门服务还面临场景阻力,虽然现在不少上门公司都在推出面向企业的服务项目,但在办公室推拿、美甲等并不太被人接受。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李江予表示,网约上门服务公司的技术门槛并不高,如何使服务场景让消费者更满意,在服务内容上做到差异化竞争,仍需要企业去摸索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一些人对“上门服务”不能接纳,顾虑最多的还是安全问题。

  “我平时会选择把快递寄到公司而不是家里,以避免家庭住址泄漏。但如果选择上门服务,家庭住址就必须是真实的。”独自租房、在北京工作的郭晓然说,陌生人上门难免会担心对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带来威胁,虽然各个平台都在打“安全牌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广州秒速飞艇彩投注平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  粤ICP备9863414-1号